中国基因网您的位置: >人物 >

最新研究发现 传闻证据在儿童如何看待他人方面起着关键作用

根据范德比尔特(Vanderbilt)发表在《儿童发展》上的研究,尽管儿童可能没有其他有关这些人的信息或

证据,但传闻在儿童如何看待社交圈中起着关键作用。

最新研究发现 传闻证据在儿童如何看待他人方面起着关键作用

范德比尔特·皮博迪教育与人类发展学院心理学与人类发展助理教授乔纳森·D·莱恩(Jonathan D. Lane)

是一项创新研究的首席研究员,这项研究涉及150 名 4至9岁的儿童。他和他的团队,包括研究生艾米丽·康

德(Emily Conder),衡量了直接提供给孩子的负面信息与被窃听的信息的影响。研究小组检查了这些信息

的影响力是否随着孩子的年龄而变化。

为了进行这项研究,发明了一个名为“ Gearoos”的新型(虚拟)人群,作为年轻参与者的焦点,他们显然

没有该群体的意见。

在一种情况下,一名成人主持人走开打了个简短的电话,但仍在参与者的耳中。在简短的电话会议中,他们

继续以负面的方式谈论Gearoos,说他们的食物“令人作呕”,他们的语言“丑陋”,他们的衣服“奇怪”。

在另一种情况下,调解人直接向孩子们做出了同样的否定陈述。

当主持人对孩子们对Gearoos的信念进行民意测验时,他们发现两组儿童都迅速内化了负面信息,包括那些只

听取主持人电话交谈的Gearoos的人。这些影响通常在大一点的孩子中更强。

图片来源:范德比尔特大学

莱恩和他的同事写道:“总的来说,这些发现具有深远的意义,尤其是在美国和其他国家对与多样性和包容

性有关的问题更加两极化的时候。” “随着媒体越来越多地出现对外国人和少数群体的极端和负面报道,重

要的是要揭示成年人的言论如何影响儿童对世界其他国家的态度。”

所有参与者都被问到是否愿意与Gearoos的成员成为朋友。

在对照组中,他们根本没有收到任何有关Gearoos的消息,其中67%的人说他们想成为朋友。

在那些听过负面电话的人中,有39%的人说他们想成为朋友。

在直接被告知负面消息的人中,只有21%的人说他们想成为朋友。

当儿童没有接触其他种族或文化群体的成员时,外部消息和传闻可能是他们用来建构群体间信仰和态度的唯

一证据。莱恩说,即使在儿童听到成年人几秒钟的负面证词的情况下(例如在电视新闻广播中),最早在学

龄前就可以检测到负面信息的影响。

研究人员说:“通过了解直接和间接的信息如何影响儿童对他们不熟悉的人的看法和信念,有效沟通和激发

宽容和尊重的方式可能会变得越来越清晰,”研究人员说。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权行为,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